这都是欧比旺的错

能动手就不吵吵!

【授权翻译】【Batfamily】Being Alone (一发完)

原作:AutumnHobbit

原文: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7331395

翻译:熊貓

Summary:蝙蝠洞附近啥都没有,简报发出时Dick、Tim、Damian都在他们当时所在的地方……除了现在,他们所有人都盯着地面。也就在这时,Bruce才想起来今晚他的四个孩子都在这儿。

作者的话:有脑洞后我脑子里一片空白。我想让Jason跟Bruce和解,好吧?别问我Alfred在哪。他藏起来了所以Bruce才被迫自来己照顾Jason。就这样。标题来源于Bastille的Sleepsong,我才发现这首歌超适合他们的,那么为什么我们不用行动来表示呢。大家,请慢用。

译者的话:对不起爬墙了很久,突然翻到这个要了授权的坑就想着要把它填完。依然是没有校对,我也不是英语相关专业,如果有哪里不妥请指出。喜欢的话请给原作Kudos。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那“咚”的一声把Bruce吓坏了。之前的巡逻简报非常短,最重要的是,有详细介绍近期的犯罪、需要加强监视的地区和近期逃窜的罪犯。由于一般很少涉及他们禁止的话题,所以简报通常是夜晚最安宁的一部分。


所以Bruce一点儿也不为他头部受的重击感到罪恶,马上扫描了整个房间。蝙蝠洞周围没事儿;蝙蝠洞附近啥都没有,简报发出时Dick、Tim、Damian都在他们当时所在的地方……除了现在,他们所有人都盯着地面。也就在这时,Bruce才想起来今晚他的四个孩子都在这儿。
他向前倾,半身靠在桌子上。Jason蜷缩在地板上,四肢笨拙地护着自己的头,头悬着,头盔几乎触不到地面。


成千上万种可能性一下子涌现出来。他受伤了?他一整天都没跟他说过几句话;他来的时候只是沉默,头盔一直没摘下来。他看起来有点儿没在状态,但没什么特别的。他最近有好好睡觉吗?大出血吗?嗑药了?喝酒喝断片儿了?拉萨路池水最近失效了?一阵恐惧在他脑中闪过,他喉咙收缩了一下。自从Jason回来后,他就对这些想法感到恐慌。他甚至忘了最后一次跟他儿子好好说话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,或者,说了什么。他绝不会原谅自己,除非……


当Tim坐在Jason旁边的地板上时,他的注意力分散了,不过Jason还是没动静。大概是为了检查他的脉搏,Tim脱掉了Jason的手套,不过Jason 的皮肤一暴露出来,他惊呼一声。Bruce忍不住关注Jason的手无力地落在地板上的时,会“砰”的一声。


“该死的,”Tim咒骂,“他好烫。” (He is hot)


Damian哼了一声,Tim不满的给了他一个眼刀,“闭嘴Damian,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。”Tim小声咆哮,回到Jason脚边的位置,Bruce记得他的三子有轻轻摇晃过Jason 了。好吧,担心又增加了一层。


Dick在Jason身边单腿跪下,轻轻拉着他没戴手套的那只手。“Jay?”他轻声问。还是没有回答,甚至没有动动手指。“Tim是对的。他摸起来好烫。”他抬起头看向Bruce——以及另一边的Damian。“你们最后跟他说话是什么时候?”


Tim摇头。“我最后跟他聊天是上周。那时他还好好的。”


“自从他上次来过蝙蝠洞后我压根没跟他说过话。”Damian几乎尖叫地回答。


Dick满怀期待地看着Bruce,但他所能做的也只有摇头。“我不知道。”他难过地回答,甚至声音都降调了。


Dick又看他了一会儿,才说:“我不知道你们在想啥,”他看向Jason,“几天前我才跟他打过电话,请他来这次聚会。他听起来还行,但是有些咳嗽,我以为是他烟抽多了。”

一阵沉默。Tim终于打破僵局,“我们该……怎么办?” 


Dick伸出手,小心地找到了头盔的开关,脱去了它,并把它放在一旁。他马上托住了他弟弟的后脑勺以防撞到地面。现在Bruce可以看到Jason的脸了,他看起来糟透了,脸色苍白,嘴唇干裂,黑眼圈非常厚重,呼吸时喉咙里像卡着什么东西——头盔过滤掉了不适的声音。总之,他身上被汗水浸湿,脸部松垮垮的。


Damian发出一声厌恶,Dick没理他,只是小心地把手贴上Jason的额头。过了一会儿,他又嘶嘶地缩了回来,试图用他的衬衫擦手。“至少100°F高烧,都不知道他这样多久了。不管怎样,他不可能去任何地方——就今晚,也许再待上一整个星期。”


Bruce倒吸一口气,Dick正若有所思地看着他,Tim和Damian也是。他无法让Jason一个人呆在这儿——不然的话,他还活着的时候他却不在,并将他推断死亡了。“你们几个先去夜巡,我们一小时后碰面。”


男孩们对视一眼,默许了一切。Tim和Damian去摆弄他们的武器,Dick轻轻地把Jason扶起来,把他的头放在地板上。他用手指指着Jason头上的滴着汗水刘海,这深情的姿势,使Bruce想起了他们年轻的自己,这使他有那么一瞬间忘了怎么呼吸。然后他站起来,抓起桌子上的短棍。他抬着下巴,对Bruce说“确定不需要任何帮助?”


“没问题的Dick。谢谢。”他大儿子的语气中带着惊讶,然后转过身走向蝙蝠车的驾驶位,Tim和Damian都坐在了后座。蝙蝠车驶进黑夜,Bruce重重地叹了口气,在控制台前踱步,时不时看向二儿子。他看起来跟平常没什么两样。他总是很敏感,无论什么时候——也许已经习惯成自然了,也许是因为小时候所受到的伤害。也许他们每个人都这样。


(也许Bruce没搞砸一切。)
他弯下腰,将Jason横抱起来。他轻轻地呻吟了一声,但当他看向Jason的脸时,他还是没什么反应。他的情况真的很糟,甚至忘了像平常一样在头盔下再戴个多米诺面具。他让Jason的头枕着自己的肩膀。一般来说,他会带他到楼上大宅里,但Tim强调了他的情况有多糟后,他觉得医疗区更好。他很高兴他们安装了自动门。


他找了一个轮床,把Jason轻轻放在上面,头对着床头板,然后开始脱他的外套。汗水浸湿了他的皮衣,这让Bruce花了点时间才把它剥离他的肌肤,并把它搭在椅子上。Bruce又把他的靴子脱了下来——它们可不能上床。Jason穿着褪色的T恤和破旧的牛仔裤,这可能是他最舒服的街头服装。Bruce决定不马上换衣服,蝙蝠洞里很冷,Jason还在发抖。他在Jason脑袋下放了几个枕头,好让他呼吸更顺畅。他还从房间中央的架子上拿出一条毯子,把毯子裹在Jason身上,确保把他的脚趾也紧紧地裹起来。他的脚从小的时候就很冰凉。


现在Jason已经安定下来了,他继续评估他的病情。温度计显示温度是102°F(约39°C)。 Bruce着皱眉头。他们有退烧药,但他知道最好让发烧持续一段时间,这样就可以杀死细菌。既然他不知道Jason病了多久,看来最好还是再等一会儿。


他小心地掀起Jason的衬衫,以便用听诊器听他的肺部声音,当他听到他呼吸的时候,他会紧缩。那里肯定有一些液体,这可不好。他给Jason打了一个抗生素点滴,并且决定给他输氧,然后在他做完后立刻打电话给Leslie。


Jason在装氧气罐的时候稍微移动了一下,当Bruce试图把面具戴在脸上的时候,他躲开了。他咕哝着一些语无伦次的话,摇摇头。他的眉毛拉在一起,表现出他的痛苦。


“Jay?”Bruce小声问道。Jason浓密的黑色睫毛看起来像是粘在脸颊上。这个男孩哭了,呼出了一口刺耳的气息。他的眼睛终于睁开了,他的目光因为发烧和疲惫而浑浊,但他仍然看着Bruce。Bruce并没有试图微笑,但他尽力表现得不具威胁性; Jason已经很久没有和他们合作了,他同意只是为了他哥哥的利益而妥协。他们没吵架什么的,他们只是……几个月以来……没有说过话。


至少他没有戴头罩。那就尴尬了。


Jason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,然后眼睛闭上小声呻吟一声。Bruce吃力地接受了。他不确定这是否是对他自己的存在的厌恶的表达,还是对疾病的厌恶,或者……任何真实的东西……他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
谢天谢地,Jason——正如一个典型的罗宾——在他不能做到的地方收拾烂摊子。 "嘿,B,"他低声说道——低吟着,眼睛仍然闭着,Bruce在他感觉到的温暖的冲击下紧闭双唇。有那么一瞬间,他可以忘记Jason是一个愿意杀人的成年人,他从一开始就死的那一刻,大多数时候Jason都讨厌他。他熟悉这个,而且他可以处理。和他所有的孩子,但也许特别是和Jason在一起。也许正是这种知识让他有足够的勇气伸出手,轻轻地把手放在Jason的头上,同时用氧气面罩捂住他的嘴巴。 "嗨,Jason。"


Jason把头靠上布鲁斯,一声微弱的叹息逃离了他的视线。 "你看起来很棒,"他呼吸着,声音几乎被面具的嘶嘶声淹没了, "真好。"


Bruce咯咯笑。 "我并不感到惊讶。你发烧102度。"


“就这样?”Jason听起来毫不关心。


“这并不好,Jason,你生病多久了?”Bruce问道。


Jason皱起眉头,鼻子皱起来,好像在思考,眼睛还是闭着的。“胸疼和头疼... 一个星期?我想?”他模模糊糊地耸了耸肩膀,咕哝着。


“头疼?”Bruce问。Jason没有回答,嘟哝了几句。Bruce离开他的身边,抓起一块毛巾,把它弄湿在水槽里。他回来坐在Jason旁边的床上,把布压在额头上。Jason几乎因为松了一口气而呻吟,蜷缩得越来越近。 "冰凉是最好的,"他喘着气,Bruce忍不住笑了一下。 "你知道你得了什么吗?流感? RSV?"


“都不是,”Jason轻蔑地咕哝,“只是感觉难受,在发烧,真想再死一次。”


Bruce不得不停下来,不去紧紧抓住Jason额头上的那块布。他握着拳头得手放在床单上。Jason有点神志不清,他知道他不是故意的,而且他对这个话题总是有点厚颜无耻。


“抱歉,”Jason用一个安静、柔和的字眼,吓了他一跳,他瞥了一眼他的脸。他那双有点刺痛的绿色眼睛出人意料地带着歉意,“这很蠢。”


Bruce让他歇会儿,“没事的,Jason,”他用一种低沉的音调说,“我懂。”


Jason气喘吁吁地笑了一下,Bruce抬了抬眉毛。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过这种声音了。他摇摇头,又问了一个问题,"如果你病得这么厉害,为什么还要出来?"


Jason小心翼翼地耸了耸肩,用额头摩擦着衣服,“答应了Dick我会来。我也很好。”


"是的,在简报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像落石一样摔倒、昏过去是完全没问题的。"——Bruce·超死板·Wayne。


“啊……所以你才呆在这儿。”


Bruce叹了口气。在其他任何时候,他可能会因为Jason暗示在他表现得很关心之前就暗示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,但是他没有勇气这样做,因为他和Jason从来没好好待在一起过。


而且,每当他单独一人时,他不得不承认Jason是对的。


“Dick不会责怪你,他只是担心你。我也不会怪你。我想Tim会很高兴得到一些警告。”


这时Jason睁开眼睛,露出一种惊讶和懊悔的表情。“该死,我把他给忘了。”


“没事,”布鲁斯向他保证,用他的自由的手梳理他汗湿的刘海。 "我会看着他的。"


Jason咕哝着,“小孩子需要更多自制能力。”


Bruce轻蔑地哼了一声: "这话居然从你嘴里说出来。"


Jason嘴唇的边缘略微向上弯曲。 "我不能带着它离开。"


Bruce叹了口气。“你能,你一直可以。”他看着钟,惊讶地眨了眨眼,看到Jason昏过去已经两个小时了。 他向下看了看那个男孩。"Jason,我要打电话给Leslie,让她尽快来看你,看看你是否需要什么特别的东西,好吗?"


Jason点点头:“好。”


Bruce想要离开,但是Jason的右手伸出来,用比他想象的更大的力量握住他的手腕。他什么也没说,但他的表情几乎吓坏了Bruce。Bruce用他的自由的手打开了他的通讯设备。 "夜翼,收到了吗?"


一阵电磁声后,Dick的声音清楚地传了出来。“收到,怎么了吗?头罩怎样了?”


“生病中,但已经稳定下来了。”Bruce回答,那边传来Dick松了口气的声音,“外面如何?”


“其实挺安稳的,”Dick说,“我们想着今晚能否早点回来?”Bruce在Dick犹豫不决的声音中感到一阵内疚。他点点头,尽管Dick看不见他。 "可以。" 他瞥了一眼Jason苍白的脸。 "回来见。"


“收到。回见。”他甚至能听出Dick的一丝高兴。



当Bruce关闭频道时,Jason看起来好一些了。他把椅子拉到床边坐下,拉着Jason的手。 "毕竟,偶尔休息一晚也没什么。"他苦笑着说。


Jason闭着眼轻笑一声。不过,他的表情很快就平静下来,他又睡着了。Bruce伸出他的手,抚摸着他的头发。“睡吧,Jason。你醒来的时候我会在这里。”


“谢了,爸。”Jason呼吸着,睫毛紧闭。


Bruce紧紧握住他的手,然后靠过去,把嘴唇贴在Jason的额头上。又热又汗湿,但他不在乎。 "不客气,Jay。" 他低声说。

这不是个正经的“我爱你”,但也算是了。

评论(8)

热度(1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