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貓_法棍侠粗又硬

能动手就不吵吵!

【Brujay】【未授权翻译】抗议(Jason视角)part1(已捉虫版

【第一次翻译大长篇,不急慢慢来。
【原文https://m.fanfiction.net/s/11095206/1/The-Bat-Family-ProTesting
【有几处需要解释的地方都带了“*”,解释在段落后面的【方括号】内 
@阿鲸鲸XD 大大翻译了后半部分是心理上的测试,我翻译的前半段一部分是前奏,另一部分是身体上的测试。这里是我翻译的1/3,总4/17 。嗯没错,剩下给我的得挺多的。

【我还是一个英语废,感谢校对南瓜@qlrkly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 
这地方真是太——呃,糟糕到飞起。我在庄园的时候应该没有在自己的脑袋里骂人的习惯。我住那儿的时候Bruce可不会容忍我的语言——我花了点时间才学会忍气吞声。 
 
我已经19岁了,不是12岁,但他还真是难缠*(“难缠”算脏话不?我能在他面前说这个词吗?不能。好吧,那大概算脏话了。)他很固执——就是不能煽动他。我知道他父母的那根刺感觉很糟,除了那就没有事情能干扰他了。 
【译者:*原文“hard-ass”,大家应该都知道“ass”是在骂人……】 
 
该死的蝙蝠侠。 
 
但后来Cass住了进来,然后在客厅偷袭了我。 
 
永远不要相信女孩子,尤其是一个不怎么说话的姑娘。她看起来像小猫一样小小的,挺可爱,然后她来擦我的肩膀,我有点激动,然后又给我按摩了一下。 
 
我可以雇一个姑娘来给我按摩——见鬼的,如果我想我甚至可以找个妓女(我可以去大都会,弄个假名,付点儿现金,走进地下黑市,这样的话他们都别想碰我。)。但家里的人可不会碰我。 
 
我肩膀上的手强有力的揉捏着——这让人放松。 
 
我可不能太享受了,因为她在袭击我。 
 
我不喜欢那一下,她只是继续,那一——呃,那一戳。 
 
她让我睡着了。我本应把枪里的子弹都射向她直到她死亡,因为她大胆地偷袭了红头罩。但当我醒来时我还是很困,并疑惑地坐在那儿发呆。 
 
她对我做的事令我觉得不错。我的生命和能量本来都在沸腾,刚刚感觉还行,但她完全错了。 
 
当然,后来蝙蝠侠开始关注我了。哦,对,当一个人出现在你面前还想忽略他,都准备开打了,但那个人有一丝困惑,他反而倒插一脚进来,然后演他那(该死的)角色。 
 
我不喜欢他离我太近,用一种担心的方式去感受我的前额,还坚持想知道我的感受。如果他检查我的时候我会闭上眼睛,那是因为我可不想像个白痴一样的盯着他。我当然不需要他过分关心我,但Cass告了状。 
 
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无声无息地做到这个的,但他一下子就知道了一切,而我像个孩子一样被打屁股。自从我复活后他都没打过我屁股,但自那一刻起所有的记忆都浮现出来。上一次我趴在他的膝盖上,冲他咆哮着一些关于不让我独自出去之类的。但是在我跑到仓库里去面对小丑之后,他是对的…… 
 
他打完我屁股以后我希望他会把我赶出去。见鬼的,我一直期待着昨天开着车漂移后,把车从我的财产中取消掉。我应该开到大门前的。不应该绕个道,因为我想让他看见我或者来阻止我——并没有,因为那边的道路看起来没有直接到大门的路泥泞。 
 
当他掌管大宅时,我放慢了车速,并不是因为我关心他会不会跑过来。我放慢车速因为正在靠近楼梯,在鹅卵石路上开车很容易失控,在撞到门之前打回了车。没有理由去损坏一辆好车。我可不管Bruce的安全或感受,或者关于他的一切。 
 
但他并没有把我扔出去或者在客厅里又给我几个耳光,相反,他说要给我几组测试,叫我去蝙蝠洞准备一下。 
 
我本来应该跑过去的,但我还沉浸在Cass对我做了什么,沉浸在我有没有在匆匆赶到蝙蝠洞之前吻她或者感谢她。她一定是对我下药了,好让我这么快遵守指示。 
 
几分钟后Bruce过来了。他扔给我一条训练短裤。“穿上这个,只留这个。” 
 
给他跳个舞或者粗略的做一些事情都有评价,但当我走进冲凉房换衣服的时候,他就开始训练我了。 
 
“穿上袜子和运动鞋。”Bruce向医疗桌示意。他已经准备好一些可怕的医疗用具,把它们放在烧杯旁了。好吧,一般来讲蠢蛋都会觉得可怕。我觉得整个过程都超级无聊和——和一些跟无聊一个意思的词,但我只能沉默。当你需要Tim的大话时他在哪儿? 
 
哦,在楼上,估计在新人来庄园的时候正吃着Alfred特地买的蛋糕。我回来时可没吃过蛋糕。愚蠢的英式替——呃,蠢货*。 
【*原文“Stupid British bast – uh, dummy.”,估计是想说“bastard”】 
 
Bruce啪嗒一下带上了医用手套。“开始吧。” 
 
“我不需要体格检查,”我抱胸,试着表现出很威风或者不感觉冷,“自从盆地那次之后我就没有生病过了,不然你会注意到的。” 
 
“很好,那这次就不会花太长时间。”他抓着我的胳膊开始测量。 
 
当他测量我的身高时我就站在那里,特意乱摆弄标尺,结果显示5英尺11.5英寸*,而不是我实际的6英尺。我的体重是215磅*,相比锻炼肌肉的225磅来说轻了一些。 
【原文的数据都没有带单位,为了方便大家阅读我自己加了单位。】 
 
他没说什么,只是叫我去坐到一张矮凳上。 
 
那个时候我就应该搞定他的。本来应该揍他的鼻子,顺走洞里所有超酷的道具,骑着蝙蝠摩托离开。我很好——我不需要他的帮助或者检查我也不要他的爱和照顾——可笑!——我只要—— 
 
“嗷!” 
 
他刚刚拽着我的左耳把我的头转过去,插一个照耳射灯进我的耳朵里。他看了几秒钟,在板子上简单记下了些东西。 
 
“那是什么?” 
 
“只是做些记录。转过来。” 
 
我决定的很随便、很无聊。在他摆弄完我之前我就这么凉在那里。 
 
我的决心在他摸我脖子的时候就消失了。Cass给我来一下的那个地方有点疼。知道么,我还是——呃,不那么坚忍? 
 
好吧。 
 
我很怕痒。就这样,高兴了吧?那个令全世界都畏惧的红头罩,那个死而复苏过的罗宾,能从超过二百英尺的高度射击一只公牛的眼睛,可以处理一大群暴徒,而不需什么流汗的人,对,他怕痒。 
 
疼痛我能搞定。烦恼我能容忍。折磨我能忍受。但是在我皮肤上轻轻地挠…… 
 
当Bruce摸向我的脚趾的时候,我把他推开了。 
 
他笑了。“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改变了。还是怕痒。” 
 
今晚我要杀了他。 
 
我打算离开矮凳。 
 
“继续坐着。把手放到脑袋后面,十指相扣。当我检查你是否受伤时,我希望你的呼吸能冷静下来。” 


TB不知道什么时候更C

评论(24)

热度(5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