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都是欧比旺的错

能动手就不吵吵!

【Vader/Luke亲情向】Glove(4)非连载!!

作者Superheronerd_1

原文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6430528/chapters/14854204

翻译:熊貓

译者的话:Luke从小就跟Vader爸爸生活在一起。这原本是一个短片合集,每个都能当作单篇出来看。我能翻译多少算多少,会挑选一些可爱的出来单独翻译。本人并不是英语专业或翻译相关专业,如有错误请指出。

Summary:噩梦不会因为你有了新生活就此结束。



如果想要成为西斯——黑暗面的统治者,就必须忘记过去。但在过去,他被幻像所困扰着。

现在,他被Anakin Skywalker所困扰。

“Master Skywalker,我们被包围了。该怎么办?”

在未被师父收为徒弟之前,他曾是个好孩子。如果Anakin没收Asohka为徒的话,他可能会选择他。但他不想考虑这个。他点亮光剑,一旁的幼徒就这么盯着他。

废话,因为他们被洗脑了。他们都会成为迂腐的绝地。他理解为什么他们会认为光明面才是真理,他曾是他们的一员。


不!不!他错了!哭泣、尖叫环绕着他,但他毫不在意。相反,他开始屠杀。

尖叫越来越多,但他不会停止。他不能!这是对Darth Vader的一项精神的考验,来证明他配得上一位新的师父。

幼徒都死了,至少他这么认为。不过还剩一个。


一个人类,长相甜美,金发蓝眼。他可能还没到能说出完整的句子的年龄,甚至个头还没到他的膝盖。他手中抱紧了一个产于干燥星球的毛绒玩具。是贾库吗?

当Vader举起光剑时,那孩子——或者说幼儿——并没有逃开,甚至没有抵抗。他哭了,拉住他的手臂。“爸爸……”

Vader扭过头,看着这个男孩。当你知道你必须得死的时候,这感觉糟透了。他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想带着这个孩子逃跑,逃的远远的,永远不要回头。

不,他想不起来了。他妻子分娩时,他只想着要保护他的孩子。

这个幼徒开始哭泣,哭喊着他的父亲。这令人心碎,而Vader想帮他。

所以他在杀害他之前,把光剑扔了出去。这个孩子……非常渴望他,信任他。

Vader知道错误地信任别人是多么容易。

他蹲下来,但并未触碰到他,他的手直接穿过他的身体,幼徒哭的更厉害了,大颗的泪珠从脸上掉落下来。

“不!”Vader大喊。他是个西斯,他重生了,他却不能握住他的儿子的手。

但这不是他的儿子,他们的母亲还在怀着他的儿子或女儿,他们随时准备与这个世界相会。

不是吗?


这时突然出现一声大笑,周围环境也转换成了现实生活。


在一个寒冷的房间里,墙上挂着一些画,还有地毯和沙发,让人觉得除了睡觉什么都不用干了。

现实中的那个男孩泪流满面地坐在他的腿上,试图贴近他的父亲。

Vader的手臂环过Luke,缓缓抚着他的背。Luke用更用力的手抓着Vader,并用睡衣将自己裹得更紧。

“嘘……嘘……Luke。”Vader意识到这只是个幻象,只是在冥想过程中产生的记忆。

Vader一只手托住Luke,另一只手揉着他的头发和背,他慢慢站起来,在房间里轻轻地走动。

“没事了Luke。爸爸在这儿。”他有点退缩了,因为他想让Luke称他“父亲”。目前来说,离成功越来越近了,但他愿意为了安慰儿子而退却。


他试图安慰他儿子,试图驱散幻象,他轻拍着Luke,安抚他的恐惧。

他将嘴唇覆上他儿子埋在他怀里的的额头,小心地问:“发生了什么?”

“噩梦,”Luke小声回答,摇摇头。他还在啜泣,但Vader保证他会一直陪着他。“非常、非常糟糕的噩梦。”他贴的更近了,几乎是蜷缩在Vader的怀里。


Vader打开自己的链接,小心翼翼地进入Luke的脑海。他看见了梦境,然后意识到Luke正做着噩梦。

就是在Vader认为他没有实现那个诅咒的时候。

并不只是这些……还有……毁灭……死亡……背叛……和悲伤……

Luke不可能知道居然有这么恐怖,即使是在反复“清洗”的塔图因。

Vader意识到,这不是个梦。Luke正以某种方式将他和自己联系起来,才目睹了这绝地幼徒的谋杀案。


“Luke,”Vader小声地说,听起来快被撕裂了,“Luke,我很抱歉……”

但他儿子才不管这些,只是更用力地搂住爸爸的脖子,不愿离开。

Vader也抱紧了他,不断地告诉Luke有他在、他不会离开、他很抱歉。


终于,Luke停止了哭泣,转过头来。Vader注意到他正看着窗外的城市风景。

即使是在很早的早晨,高楼、飞梭、市民都开始忙碌了。

Vader走近了一些,轻轻拍了Luke一下:“想回去继续睡吗?”

“不。”

“想让我陪你一起睡吗?”

“不要睡觉。”

Luke稍微靠着他的爸爸,举起手拍拍爸爸的脸。“保持清醒,不许睡。”

不知不觉中,Luke正传输着他的情绪。他感到害怕,不想再做一次这样的梦。

当然了。他可没在幻象中在他儿子出生前就杀了他。

因为他是毁灭的化身,而Luke是他生命中唯一一个能守护的人。

Luke把头重新靠在Vader的肩上,打了个哈欠。“Atooine赢得了太阳的……”Vader开始讲故事。

Vader讲了这个故事好几十遍了,而且Luke也记住了这个故事。吃饭时、看全息报告时、玩玩具时、甚至时Vader忙于帝国事业时,都在看这个故事。他将Luke举得高了些,站在窗户边上,好让他看到首都繁荣的景象。“……这才是一家人该有的亲密。”


“但不像我们这么亲密。”

Vader停了一下。Luke无辜的言语激起了他的内心,信任、崇拜,和爱。

但他还梦见要杀死他。


“但不像我们这么亲密。”Vader轻声重复,在Luke的发间落下一个吻。


本篇完


评论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