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都是欧比旺的错

能动手就不吵吵!

【Skysolo翻译】Openings(一发完)

作者:Superheronerd_1

原文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6639943?view_adult=true

翻译:熊貓

授权:已发申请,还没回复

Summary:Luke打算跟Han坦白身份,他从一个小罐子开始,而他母亲的坟墓就在他们面前。

译者的话:爬墙后的第一篇,希望大家喜欢!我自己并不是专业翻译,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还请指出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Luke并不是那么确定要怎么告诉Han。尤其是在这种脆弱的阶段……不管它原来怎样……

而且当他父亲在每一个可能的时刻、每一秒都在周围闲逛时,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他称为“父子连接”。

卢克系好腰带,把它扶正,使它不至于挂在一个尴尬的角度上。 他住在首都的一栋公寓里,调查绝地圣殿。他想与一些没落的英灵交流,但是唯一出现的英灵就只有——

“Luke。”

他的父亲。

Luke转过头来,看着Anakin。他紧紧握着他的手。“父亲,虽然我非常感激你不断帮助,但你得知道到我需要个人空间。”

穿着宽松的绝地袍、头发蓬乱的Anakin背靠在桌子上,他抬起头。“我知道,儿子。这并不意味着我会给你。”

Luke越过他走出了房间,就像他以前那样。他要去千年隼上找Han,因为他有些事他必须做。

Luke要去纳布。

Leia不会跟着,他也没怪她。坦诚来说,Luke对这段旅程也非常不确定。但当他父亲跟他说Padme Amidala——14岁就当上了女王——是他母亲,他知道他至少应该去拜访一下。

他把一个密封罐装在义肢上,关上公寓的门,走向通往大厅的电梯。

当然,他父亲跟着他。“儿子你去哪儿?”

Luke按下去大厅的按钮。“从那以后,你相信我吗?”

“我当然相信你,但我可不确定能否相信你的身心健康。这几个月你经历了很多。”

“父亲,请不要评论我的心智健全。特别是自从你失去了,哦,20年的光阴后。”Luke转向他父亲,给了他一个尖锐的眼神。

但他们并没有再一次争执。相反,门一开他就朝一堆飞船和穿梭艇走去。 

千年隼是最高的、最令人惊叹的,他飞快地走过去,看见了倚在几个小木箱上的Han。他笑着打招呼:“早啊。”

Luke回了个笑容,移了下罐子好单手靠在Han的胸口,Han穿过Luke的手臂搂着他的腰。

Luke把头靠上去,轻轻擦过Han的嘴唇,回应道:“早安。” 

他往后退了些,拉着Han的手。“你真的想跟着我去纳布吗?”

“当然啦小子。不然我还能干嘛?而且,你也说了那里有重要消息。”Han震惊地说,放开Luke,直径向千年隼,“我只希望那儿没有西斯想要杀你了。”

“杀你?为什么他觉得我要杀你?”Anakin在Luke旁边说。

Luke给了他一个激烈眼神,不做评论。他不想在这里跟Han说这件事。

他转身朝斜坡走去,怀里紧紧抱着那个罐子。 

————

“哇哦。”

看着青葱繁盛的纳布星,Luke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——即使从太空上看。他紧紧拉着Han的手,直到对方吃痛。

他放开他的手,但又拉了回去。Han看过去,“小子,你看上去像是从刚地狱回来。看到自己母亲的祖国,你应该高兴点儿。”

Luke笑了,感激地看着他。也非常害怕——为他将要告诉Han的那件事。

Anakin站在他身边。“所以这个,这就是你想做的。”

他想了很久要怎么告诉Han他父亲就是Darth Vader,那个杀了成千上万人的凶手,而全银河的人都以为是Luke杀了他。

但他必须跟Han坦诚相待。几年之后,他终于能忽视他邋遢的那部分,吸引人又令人向往,该Luke去填补他那部分了。

抱着最大希望。

他们沉默着,直到他们到达Anakin刚才给Luke的正确坐标。当他们准备出门的时候,Luke深吸一口气。“我父亲曾是个绝地。”

Han回过头,挑了挑眉。“我知道。就像我知道你跟Leia是兄妹一样。顺便说一下,那次还印在我脑海里呢。”

“啊,我也是。我想啊,我只会有个女孩。不是我不爱你,儿子。”Anakin附和道。

Luke笑着下了船,感受着原力,希望能找到母亲的坟墓。

Anakin弹了一下他的脑袋,“没用的,儿子。跟我来就行。”

这是他的意愿,不管是Luke向他伸出手来,还是是和他父亲说话。但他不可以,至少不是现在。

月光照耀在他们行走的轨迹上。他们是属于皇家基地的,是荣誉英雄,如果不是的话,他们更想要使用它。

“比那还多。”Luke说。他紧紧跟着他父亲,好把刚刚跟Han说的话告诉他父亲。“非常技术性的谈话,Leia和我本来不应该存在。”

“别让我回想到过去。”Anakin回应。

“这本来不符合绝地条规。不能有情感,不能有牵挂。”Luke向前看去,继续说,“当然,我打算改变这条,原因很明显。”

他感觉Han在笑。的确,一部分是由于他自己的关系,一部分是他父亲的缘故。

他们绕着城堡——一个巨大的居住地转悠。Luke知道他有表亲或者外祖父母在这儿,他能感受到,但现在不是公布他给血亲的时候。但总有一天,他会说的。

“不管怎样,我父母很巧的时候就见面了。我不清楚他们最初是什么时候见过的,但我知道我父亲马上就爱上了她。”

Anakin点头:“我那时9岁。

“他那时9岁。”

Han转向他,满脸困惑:“他那时这么小?”

Luke耸了耸肩:“我猜你知道的时候,你知道。但我消化了。”

那片田野非常漂亮,苍翠、寂静。离开塔图因四年后Luke就确定了,他永远无法克服一个星球上自然的繁荣。坟墓离城堡有些距离,但对公众是开放的,好让大家来祈祷。

“我母亲那时也很小,14岁,当然啦,我确定她当时因为我父亲的年龄才没有爱上他——”

“她叫我弟弟。”

“——对她那个年纪来说,她已经很成熟了。她叫Padme Amidala。”Han把手搭在他肩上,他们停下了。

Luke笑着转向他。“很惊讶吗?”

Han摇头:“小子 ,我小时候就听说过她。不夸张地说,如果你说的是真的,你母亲是那个Padme Amidala。”他突然过转身。

Luke点点头。“没错,就是那个Padme。纳布的女王。”

Han盯跟着他,就像一道光芒照着他。“女王……”然后对他露出了不自然的笑容,“所以你是个王子?”

Luke叹气,Han走向他给了他一个吻,Luke并没有反抗。“如果你是个王子,那我一定是那个赢得你的芳心的潇洒农民。”

Luke笑了,摇摇头。“Han,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。记住,我才是农民出身。”

“对于那个,”Han向后靠,“我并不怀疑。我并没听说过关于女王怀孕的新闻。”

Luke拉着他继续走。“别想着我会不会成为王子了。让我继续讲我的。”

Han笑着多亲了他几下,但没说什么。

“我父亲,你知道的,就是Anakin Skywalker。我听说他曾经指挥过克隆战争。”

“他们叫我无畏英雄。”

“他们称他无畏英雄。”Luke加上一句,“他和Obi-Wan——我们相遇是叫Ben——经常被其他绝地谈论的。当然,全银河都很敬佩他们。他们相互依靠,把彼此托付给对方。” 

Anakin保持沉默,静静听着。 他领着他们通过大道,来到一个巨大的花园,种着五颜六色的花。

“但是,我父亲觉得他不受赏识。他情感太丰富了,因为他不是从一开始就在绝地圣殿长大的。一般来说,是不是力敏,从一出生就决定了。但不知怎的,他并没有被察觉到。”Luke并没有提到Anakin是最强大的原力使用者,以及他自己是如何继承这些力量的。

“很多年后他再次见到了我母亲。那时他19岁,她也已经24岁,还是纳布的参议员。他本来是被派去保护她的,但我猜他们马上坠入爱河。然后就跟我母亲……Anakin从未停歇。”

“可能永远不会。”

Luke十分感激Han的沉默。然后他们就看见一个石碑立在他们面前。

“他们不得不隐瞒他们的关系,因为Anakin是个绝地,而且绝地条规不允许恋爱。所以,为了瞒住Obi-Wan, 他求助于一个疯子,他滥用了Anakin的信任,扭曲了他的思想。但是,从一个任务——杀了一个叫Dooku的西斯——回来后,他得知我母亲怀孕了。已经几个月了,实际上是8个月。”

Anakin停了下来,和Luke对视,“那是我这辈子最美好的一天。”

Luke笑了,继续走。他得讲完。

“但他很害怕,尽管这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一天。如果一个绝地把他从他身边夺走,就像把他从他母亲身边夺走一样。结果他做了个恶梦,关于未来的,梦到我母亲死于难产。”

他们离坟墓越来越近了。

“他想阻止这一切,但他变得越来越愤怒,直到……”Luke深吸一口气,“直到他陷入黑暗。”

Anakin走到他身边,低着头。

“后来他被救赎了。不管怎样,快进,直到他看到我母亲。Han,黑暗面不只是原力朦胧的一部分。他会影响你变得非常糟糕,当你越无法被约束的时候它就越强。我得承认,我曾被怂恿去使用它。当我与Vader战斗的时候我被怂恿了,当我失去我的右手的时候我被怂恿了。但我没屈服,因为Leia和你。”

坟墓很大,石碑上刻着她母亲但还是女王时的优绩。

Han拉着Luke空闲的那只手,一句话也没说,只是陪着他。

“我们之间有过斗争和误解,这是我父亲受伤了。而我母亲她……她……我都是从Obi-Wan那里听来的,他从我一出生就陪着我,事实上母亲她心碎而死后,他是第一个抱我的人。”

Anakin一直看着Luke。他摇头:“不,Luke,别这样。是我杀了她,我知道的。”

“她给我和Leia取了名字。”Luke对Anakin说,“她活了很久,足够生下我们还给我们取了名字,就在谣言四起的几天后。”

他父亲张着嘴但一个字都说不出。Luke面向Han,对他说:“然而还没完呢。”

他深呼吸,目光聚集在坟墓上的花束上。“19年后我们相遇了。那时候我们还没意识到。但他是我父亲,我是他儿子。据我所知,好几年后他才被告知我的存在。”

“21年。”Anakin小声补充。“21年来我都以为我已经把你杀了。”

“21年来都他以为我被他杀了。我也以为他跟我母亲一起死了。并没有。自从他……遇难后,在他告诉我他是我父亲之前,我甚至不知道他还活着。就在云城,在他砍断我的右手后。”

Luke能感觉到Han在他身边都惊呆了,但他还没看向他。

“他悬赏我,我还以为他会因为我炸了死星就要杀了我,但实际上是他想让我加入他,跟他一起推翻帝国,作为父子统治这片银河系。我拒绝了他,回去找Yoda大师继续完成我的训练。从Jabba那儿救回你后,在恩多星上,我跟你们说我去跟他战斗。但我不想这样。”

Luke摇摇头,低头看着那个罐子。那里面装了他父亲的骨灰。“我尝试过让他跟我一起离开破碎的帝国,但他跟我说太晚了,他要回到他师傅身边。”Luke笑着说,“他成为了Darth Sidious和帝国的奴隶。”

他离开Han身边,手放在坟墓上。他摇头,“我们打了一架,我还差点杀了他。我差点就杀了他,我俩都知道这点,皇帝也知道。因为这就是他想要的。但我可不是他的奴隶,我可不会因为我的愤怒就杀了我亲生父亲。他曾经是个绝地,我现在也是。我最想要的,就是像我父亲一样。当我还是个塔图因的农场小子时,我想成为他一样的飞行员;当我知道他是个战争英雄时,我想成为他一样能拯救其他人。但我不想像他一样杀戮。”

他泪流满面,伸手擦了擦脸。“当我……当我扔了我的光剑的时候,我快要死了。皇帝还在攻击我。当父亲阻止他的时候,我快疯了。为了救我,他牺牲了自己。”

他转向Han。Han困惑地看着他,目瞪口呆,他想说几句话,但什么都说不出。

Luke点头。“Darth Vader就是我父亲。”

除了几声鸟鸣,四周一片寂静。Luke继续说下去。

“我父亲曾经是Darth Vader,拯救了银河系后恐吓它的西斯尊主。他和皇帝同归于尽了,Anakin Skywalker死在我怀中。他从黑暗面回归了。他一直想要的只是他的家人,想让他爱的人不要离开他。他牺牲了他自己,我才能回到我的家庭中。”

他朝旁边瞥了一眼。发现他父亲站得笔直,看起来非常强大,但掩盖不住他脸上的泪水。他看向Luke想说点什么,但Luke摇头。

“Vader有个幸福的结局,他临死之前弥补了。这并不能原谅他的行为,但他将不得不与他们一起度过来世。他回归原力,现在他能陪着他的妻子、孩子们,还有Obi-Wan。他不值得被大家原谅,但我原谅他了。一是因为他是我父亲,但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我能理解,我们有多容易被诱惑。他值得被理解。”

Luke低头看向罐子。“他将会和母亲永眠于此。”

他感觉有只手搭在他肩上。Luke差点儿忘了Han,他转向他,却因为害羞没看着他。

直到Han把他拉入怀抱中。“他现在在这儿吗?”

Luke抬起头,惊讶地看着他,点点头。“他一直陪着我。”

Han走上前,清了清嗓子,并没有靠近Anakin,但他父亲走了过来。Han开始说:“呃……你好,Vader。”

“是Anakin.”Luke小声更正。

“Anakin,”Han重复,“我知道,你杀了很多人,而且你的一生都很差劲,我也还没想原谅你,但是,呃,谢谢你,谢谢你救了Luke。”

Luke面向Han,但没挣脱Han的怀抱。“你不介意我父亲是Vader?”

“我从来不介意。基因又不会改变一个人的一生。”

Luke听见“扑哧”一声,然后他看见父亲抹了抹鼻子。“我觉得他会喜欢你的。”

“我可不这么觉得,我认为他是一个书呆子,他会把你拖进很多诱惑你生活的地方,会让我很困惑,你们俩中的哪一个在约会。。。”

“没错,就是这样。”Luke说。

Han抵着Luke的头发笑了。“我很确定,” 他暂停了一会儿,“你怎么样?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把他的……留下。”他慢吞吞地走过去,看着Luke,指着罐子。

Luke转过身,朝坟墓走去,走上几节台阶。“我在想要不要留下它,但会有人捡走。我想撒出来,又怕吹得到处都是。”

Anakin突然走近他,“Luke,我不值得你这样。你为我付出太多了。”

但Luke选择无视他,跪在母亲的坟墓旁,开始用手挖坑。

罐子没多大,只是中型,Han也跪在他旁边,跟他一起挖。

Anakin站在他们旁边,试着跟Luke交谈:“Luke,拜托,我不值得这么仁慈。她不应该在一个怪物旁边。”

Luke受够了,抬起头。“如果你还要跟我谈这个的话,我就把你的骨灰撒进沙子里!”

“我应该更糟的!”

“不好意思?”

Luke看向Han.“抱歉,他一直在说服我不这么做。”他抢过旁边的罐子,紧紧握在手里,来回摆动他的拇指。

这是暖的,就像这骨灰是刚火化出来的。卢克把嘴唇贴在上面,轻轻地把它放进洞里。

Anakin跪在他右边,父与子映在对方眼里。然后Anakin开始颤抖,呼出一口凉气。“我创造你的那部分呢?”

Luke脸红了,看向正看着自己的Han。“又怎么了?”

Han笑着向前走了几步,“如果我们在你父亲的坟墓旁接吻,他会杀了我吧?”

“肯定的。”Anakin回答。

但Luke还是走上前,亲吻他的嘴唇,过了好一会儿才离开。“肯定的。”他简单回答了一下。

“那值了。但是,你母亲是个女王,你父亲是个勋爵,你妹妹是个公主。”

Luke叹口气“而我是个绝地农民。我还无法摆脱这种讽刺。”

“不,我只是说说而已,理论上来说你还是个王子” Han站在那儿,伸手去接Luke。

他接受了这个,而且立刻就扑进了Han的怀里。“Han,我不想打破你的幻想,但我不是个统治者。”

“你统治着我的心。”

过了一会儿Luke呻吟起来:“通过使用原力,Han。”

原本盯着他和Padme的坟墓的Anakin突然看过来,“我有没有说过我不喜欢他?”

Han笑着吻Luke。“顺便说一下,”他离开Luke的嘴唇,“别以为我会让以一个人去我帮不到你的地方。你对我很重要,因为Darth Vader是你父亲。我可能得花上好几周才能消化掉。”

然后又继续吻Luke。Luke听到他父亲在旁边说,他可能会接受Han,只是可能。

 

 



评论(2)

热度(86)